千秋落楚。

穆旭。

剑三半A长歌,全职独皮叶修,MCU欲磨Loki现winter soldier。吃苍歌 双苍 苍策 信白信,婉拒瓶邪黑花all叶邦信及魔道祖师相关安利。


挚友秦厉。


最恨和最想见到的人是问骨。





"时刻为你祈祷,与你同往地狱。"

"人们习惯于将死亡赋予特殊意义,例如天妒英才,为国捐躯。然而事实上,我们只是平凡的死去。"

"I miss your answer,you miss my answer too."

"你那么骄傲,怎么能哭。就算我不在,也得好好走下去。"

清明快到了。
我还会写多少年悼文,我还会背负多少年罪恶,我还能记得你 记得这些话多少年。

一个段子。

很久以前存的梗 侵删。

目光尚且停留在人脸庞以近乎贪婪的渴求在脑海中勾勒轮廓,肩部被刀刃贯穿钻心疼痛扩散至全身。险些脱口而出的话语瞬息之间便被一刀捅了个七零八碎,剧痛铺天盖地袭卷整个神经将其麻痹。血顺刀身流下滴落脚边越聚越多,喉咙深处泛起血腥味且愈发浓重。与利器接触的皮肉深处炙热宛如被火炭灼烧,而心却骤然坠入冰寒深谷。发狠咬了下舌尖勉强留存几分清醒。死死盯着人脸庞视线未曾移动分毫,那人神情自始至终未有过任何细微变化,在他眼中看到的自己——如同被拔去爪牙的凶兽困于穷途末路,摧枯拉朽般的恨意再也藏不住。随即却被更为刻骨铭心的东西取代——爱恋,亦或执念。强烈到近乎盲目,极致而疯狂。

意识在剧烈的...

积毁未折我峥嵘傲骨,磨难须知我孤勇加身。

李白自戏。

#青莲剑仙#
有私设。

狂风掀起额前碎发,凝神于手中长剑视线未曾移动分毫。那乌黑剑柄将血色晶石映衬得愈发夺目,似鲜血浸透。世间不知多少宵小恶徒命丧剑下,故赋剑名饮血,在和煦阳光照耀下硬生出几分寒意。

——剑起

清啸一声,青莲剑锵然而出。胸臆突地迸发出千丈剑意,万丈豪气。剑诀于脑海中一闪而过,剑尖倏地翻上,斜刺向前方。剑气以朔风呼号之势席卷草地,刹那间便寸草不生。

"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。"

剑法一转,敛了那毕露锋芒,出招迅捷而繁密浓聚,磅礴之势更胜于先前。越来越快,常人已难以辨清身形。落花飞舞之姿,在身形中偶尔一显。

剑法再变,剑气倏地冲天而起,脚尖轻点...

何景似我? 枯木余灰。

何人知我? 祸党罪魁。

何物祭我? 烈酒玫瑰。

© 千秋落楚。 / Powered by LOFTER